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小胖”的体重到底减了多少?

两个多月来,姑苏区平江新城尚城花园的居民们一直在谈论这个话题。

“小胖”是谁?为什么会引起居民们的关注?

事情起源于今年5月30日。这一天,移动互联网上出现了一段视频,视频的主播就是这个“小胖”,内容是宣传平江新城的“331”整治工作,在尚城花园的一个群租房整治现场,“小胖”和工作人员一道抡起锤子拆除违规隔墙,还引用了经典小品的搞笑台词……此外,“小胖”信誓旦旦地说要减肥,并且承诺定期公布减肥进度。

于是,“小胖”迅速成为平江新城的“网红”,尚城花园的“老铁们”都期待着他的新视频以及他的体重变化。从5月30日到8月15日,“小胖”的三期“主播秀”,点击量超过13万次。

网红主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小胖”不一样,他的身份是平江新城火车站社区党委“第一书记”。书记与网红主播——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二者,在“小胖”身上得到了统一。其背后,则蕴含着“互联网+”时代基层党建工作转型升级的重大命题。

  在一档直播“331”整治行动的现场,主波一边手持话筒与观众互动,一边亲自拆除违法隔墙。 (视频截图)

  在一档直播“331”整治行动的现场,主波一边手持话筒与观众互动,一边亲自拆除违法隔墙。 (视频截图)

“第一书记”发现“第一问题”

干群距离大影响凝聚力

“小胖”大名叫主波,现年29岁,2016年8月进入平江新城经发局工作。

今年4月,姑苏区选派66名青年干部下基层担任“第一书记”,主波是其中之一。

在走进火车站社区之前,主波的工作对象大都是科技人才、投资商以及企业高管,对社区工作了解不多。

火车站社区辖区面积1.43平方公里,户籍人口总数2380,但实际常住人口只有1200。社区党委书记沈洁介绍,之所以常住人口比户籍人口少了一千多,是因为前些年火车站地区进行了大规模城市改造,原来的居民被动迁散落至各处。目前,辖区内4个成规模的居民小区都是新建的,其中只有尚城花园入住率较高。因此,虽然火车站社区早已存在,但目前它实际上属于一个新兴社区。

社区工作的忙乱和繁琐程度超出了主波的想象。虽然大量的户籍居民并不住在辖区内,但他们有事还是回来找社区,“为了解决一个孤老的看病问题,我和沈书记跑了整整三天。”

“社区两委在新居民中的凝聚力也需要进一步强化。”主波说,他第一次去尚城花园走访时,发现不少居民对社区很陌生,“最突出的问题是中青年居民与社区‘失联’,他们普遍不关注社区建设。”

主波分析认为,问题出自三个方面:一,社工们的时间和精力绝大部分用于应付繁杂的日常工作,从而很难真正与居民深入交流;二,随着社会的多元化以及人们自我意识的强化,居民们与社区的主动联系越来越少;三,社工与中青年居民之间存在“时空障碍”,在正常的工作时段内,双方不大可能碰到一起。

主波告诉记者,自己的爷爷曾经做过村支书,“在他们那个年代,干部与群众之间可以说是全天候打成一片,因此基层组织的凝聚力很强。而现在,基层干部与群众之间存在一定的距离。这是我发现的第一个问题。我觉得,消除这种距离是基层党建工作的重要内容。”

主波变“主播”线下到线上

创新社区党建工作模式

作为肩负着强化基层党建使命的“第一书记”,主波决定探索创新社区党建工作模式。

“我连做梦都没想到,创新的突破口竟然来自于我的名字。”主波告诉记者,在社区工作了大概两个星期之后,有一次沈洁向一位老党员介绍他:“这是我们社区新来的‘第一书记’主波。”出人意料的是,这位老党员很潮,问沈洁:“主播?玩‘快手’的还是玩‘抖音’的?”

刹那间,主波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何不索性做一把“主播”,借助互联网来推进社区党建?虽然之前从未做过“主播”,但主波觉得有底气,他的性格开朗幽默,在读澳门金沙网上真人时被同学们公认为“开心果”。

社区两委成员们商量后一致认为这个想法可行。经过集体商议,创新的方向明晰起来:由主波来担任“主播”,定期在网上发布直播、访谈、评论等类型的视频,形式要活泼风趣,符合广大网民的口味,但内容必须契合主旋律、传递正能量。

在平江新城党工委的支持下,今年5月,“主播秀”项目正式启动。首期节目聚焦“331”整治,主波手持话筒和整治工作人员一起走进尚城花园,直播一户群租房整治现场。节目一开始,主波似乎有些拘谨,当执法人员动手拆除群租房内违法隔墙时,他的搞笑本性露出来了,抡起了锤子,一边砸隔墙一边念叨“大锤80,小锤40……”

在视频的结尾,胖乎乎的主波“自黑”了一把,要社区居民们以后直呼他“小胖书记”,而且还表示将在接下来的“主播秀”中展现自己的减肥进程。

6月27日,第二期“主播秀”上线。这期视频上线日期临近“七一”,主题聚焦社区党员。

这一次,主波采访了一位老党员和三位年轻党员。视频主体部分没有什么搞笑元素,却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1966年入党的老党员吴敬桓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年他在读有关焦裕禄的报道时,边看边流眼泪,从那时起他就决心学习焦裕禄,做人民群众的勤务员;年轻党员李俊说,在收看党的十九大开幕式时,听着习近平总书记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各个领域取得的辉煌成就,感到深深的自豪。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从上海望志路106号走来,我们从井冈山走来,我们从延安走来,我们从西柏坡走来,我们从小岗村走来,我们从深圳走来……”面对镜头,主波将中国共产党人97年的奋斗史浓缩成一串脚印,娓娓道来。

最近,第三期“主播秀”上线,内容是社区居民自治。“我们初步打算是先制作10期,接下来还将涉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区道德模范、优秀传统文化等题材。”主波说。

在这期视频的结尾部分,减肥话题再次被提及,主波宣称已经减了15公斤体重,“但由于基数大,肉眼还看不出来。”

“小胖书记”就像咱哥们儿

同行认为是群众路线的回归

目前,至少在平江新城范围内,主波已经成为一名“网红”,网站后台数据显示:从5月30日到现在,三期“主播秀”的点击量已经超过13万次。

尚城花园是主波“铁粉”的大本营。2017年入住该小区的齐阿姨,一直怀疑自己家对门存在非法群租问题,但不知道该向哪反映,“之前既不知道社区在哪,也不认识社区工作人员。”一个多月前,齐阿姨在上海工作的儿子给她发了首期“主播秀”的链接,她看了之后感到很意外,“没想到社区书记竟然用小品的形式来谈工作”。意外之余,齐阿姨觉得“小胖书记”很有趣、挺直爽,彰显了政府和社区推进“331”整治工作的决心。于是,第二天她就来到火车站社区找“小胖书记”反映情况。“效果立竿见影,当天上午‘小胖书记’就和综治办工作人员上门了解情况,下午派出所民警也去了。结果发现租住的人数没有超标,但存在扰民问题,‘小胖书记’和民警对租客们进行了教育。”

在看到“主播秀”之前,26岁的小纪根本不知道社区这一级组织的存在。他表示,“小胖书记”的身上有一种“角色代入感”,“在我以前的印象中,书记们都是四平八稳、表情严肃的,但‘小胖书记’不一样,感觉就像我的哥们儿。”小纪建议主波在今后录制视频时更活泼些,多用些“666”之类的热词,学学“陈翔六点半”的噱头。

在平江新城的社工同行中,“主播秀”也引起了热议。

“没想到社区工作还能这么做。”大观名园社区党委书记薛士林认为,“主播秀”的创新在于变“被动等待”为“主动出击”,高调树起基层党组织的大旗,“最关键的是,这种方式是当下群众喜闻乐见的。”

主波坦承,他希望“主播秀”能吸引广大居民特别是中青年居民的注意力,让他们了解社区,进而能参与社区建设。

有人认为,“主播秀”颠覆了基层党建工作模式。对此,平江新城组织人事局局长陈旭松并不认同,“我们党一直高度重视群众路线,‘主播秀’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开展工作。是在回归党的群众路线优良传统。”

陈旭松还表示,主波这样的“网红”可以有两种理解方式:一是普通意义上的“网红”,二是“网络上的红色力量”。

“网络主播”研究自己怎么红

“书记主播”研究网络怎么“红”

平江新城社会事业局局长别别表示,传统社区工作模式的弊端正在凸显,比如社区工作参与对象的“固化”,“今天搞健康讲座,听众是一群大爷大妈;明天搞文体活动,表演者又是这群大爷大妈;后天举办‘百家宴’,参与者还是他们。这些大爷大妈已经成了社区固定的‘群众演员’。”别别认为,“主播秀”有望改变这种局面,因为这种创新的社区工作模式突破了时间、空间和人群限制。

主波的创新实践并非孤例。

放眼全国,更高级别的“网红”正层出不穷,记者梳理相关信息发现,目前,共青团中央、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省旅发委、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国家博物馆等部门均在“抖音”上注册了账号,并且收获了大量粉丝。其中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在短短3个月中就收获326.1万名粉丝,发布21条短视频,点赞量突破千万。

苏州澳门金沙网上真人凤凰传媒学院副教授陈一表示,目前,短视频平台成了继微博、微信公众号后第三个政务自媒体渠道,而这正是“互联网+”时代的大势所趋。“具体到火车站社区的‘主播秀’而言,这也是基层党组织用新媒体的方式走近群众、联系群众,是在践行新时代背景下的群众路线。”陈一说,新媒体是“连接器”“放大器”,强化了基层党组织与社区居民之间的联系,成为凝聚群众的新利器,这样的方式既契合“互联网+”时代,又体现了青年干部群体的创新力。

陈一认为,“网红书记”现象还说明了一个道理:基层组织不但要触“网”,更要研究怎么才能让自己“红”起来,最重要的是让群众的网络离开“黄黑”变“红”起来。这才是最高的境界。“目前,很多部门、社区都开设了微信、微博账号,但有些账号的受关注度很差,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些账号的主体只是穿上了一件‘互联网+’的马甲,还没有学会生产‘互联网+’的内容。”

陈一说,主波的体重对“主播秀”的走红有着不容小视的贡献,“因为这是一个‘梗’,就像苏州评话里的关子,能激起网民的好奇心,从而吸引他们持续关注。”

那么,目前主波减肥的终极目标是多少?他悄悄地把数字告诉了记者,并且再三叮嘱记者不能“剧透”。

从5月30日到8月15日,“小胖”的三期“主播秀”,点击量超过13万次——

小胖书记:现在基层干部与群众之间存在一定的距离……消除这种距离是基层党建工作的重要内容。

社区居民:在我以前的印象中,书记们都是四平八稳、表情严肃的,但“小胖书记”不一样,感觉就像我的哥们儿。

高校教授:主播秀“是基层党组织”用新媒体的方式走近群众、联系群众,是在践行新时代背景下的群众路线。

□选题策划:沈红娣 高 岩

  稿件执行:高 戬 朱雪芬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古银杏 新网红
姚瑞兴的泥塑人生
冬季养生茶道
她在丛中笑
新疆克拉玛依西郊湿地引来成群候鸟等
盘门景区银杏树美景引游人

澳门金沙网上真人赌场